朝阳汽车网

“我希望我带出来的人不是个复读机,而是有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即使不被别人看好,但你是最棒的

    发布时间:2018-07-25 21:50

    ☆、(18鲜币)番外九 怀孕?砍你全家

      “小猪,你的莲花颈口已经全开,不能再大声哭嚎浪费体力了。不疼的时候,你就深深吸气。”白玛丹增的声音越发地柔和温慈,如春风吹拂身体,如甘霖浸润心灵,“疼的时候,你就吐气,用力地往下使劲。”他的左手搭在了罗朱高耸的肚腹上,慢慢地揉按,技巧地推挤里面的孩子。
      罗朱照着魔鬼法王说的,吸气、吐气、使劲。脑袋因太过用力感到肿胀不已,眼前也是黑云阵阵,其间还有不少金星闪烁。但她发现也正因为她专注地使劲发力生孩子,这股力道竟然抵消了因宫缩带来的部分疼痛,使宫缩的疼痛变得能够勉强忍受了。而在她痛得麻木的时候,她完全没察觉到魔鬼法王的整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体内。
      
      赞布卓顿、释迦闼修和多吉都骇然地注视着法王的动作,心惊肉跳地看着一股股鲜血从猪猡和法王小臂贴合的地方涌流,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见惯了血腥,杀人如麻的他们在此刻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轻微眩晕感,素来暖热的四肢不知何时冷得比冰还凉,密密麻麻的汗珠从千万个毛孔里源源不绝地冒出。
      “小猪,你真能干。乖,再用一次劲,孩子们等不及要出世了。”白玛丹增笑语晏晏,掩在僧袍下的颈窝处泌出了不为人察知的细密小汗。小猪肚子里的孩子总共有三个,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孩子们的肢体和脐带交缠,造成难产或是孩子窒息死亡。这些他没有对小猪说,也没有对那三个笨阿弟说。每天,他都会运功展开内视,随时关注孩子们在小猪肚子里的情况。幸好,他们平安成熟了。
      
      手指已经触摸到了孩子的头顶,趁小猪使劲挣力时,他的手托着孩子的头,轻柔地将他连着胎盘从小猪的花径里拉了出来。快速掐断脐带,手里这个初生的婴儿虽然全身血污,仍然能一眼看出是个健壮的男孩。
      “王,你不用固定小猪的膝盖了。把孩子倒提起来,轻轻拍打他的屁股,让他吐出口里的秽物,哭出声。”因为赞布卓顿是孩子的父亲,白玛丹增一早就盘算着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至於这个笨阿弟能不能控制好力道,会不会一巴掌拍死亲生儿子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小猪还有孩子没出世,他眼下不能有半点松懈。
      
      迅速喂小猪吃了一颗补充体力的秘药丸,右手轻缓地伸入还没来得及闭合的花径,左手在罗朱依旧高耸的肚腹上继续按摩,他温柔地对眼睛迷离的罗朱轻哄:“小猪,你做得很好。乖,还有两个孩子没出生,我们再来一起用劲。”
      三个,她怀的多胞胎只有三个。谢天谢地,不是她想象中的四胞胎,五胞胎,她只需再努力两次就行了。罗朱听到魔鬼法王的话,激动得差点痛哭流涕。
      释迦闼修和多吉的注意力从头至尾就没分出一丝给刚出世的孩子。他们陪着罗朱一起吸气、吐气,在终於克服了眩晕和震骇後,立即随法王一道鼓励起罗朱来。
      
      “小猪猡,听法王的话,再加把劲。”释迦闼修用右臂固定罗朱的身躯,左手递到她的手中,由她抓扯撕咬,并随口将自己引以为傲的两个儿子送人了,“若你生出个女孩子,我就把乾罗纳和坤罗达送给她做贴身护卫。”这一刻,他和天下所有意图讨好心爱女人的男人一般无二,昏蒙的脑子里就没想过给予儿子们选择的权利。
      “姐姐,你要像中原汉人说的那样一鼓作气,把肚子里的孩子全生下来。”多吉握住她的两个膝盖,努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和平常一样灿烂自然。
      
      尼玛的站着说话不嫌腰杆痛,换你来一鼓作气地生生看。她目前正处於再而衰,三而竭的状态好不好?当生孩子是曹刿论战吗?罗朱很想朝多吉吼叫,偏偏密集的宫缩让她没法分心骂人。她清楚地感到在一个孩子出生後,剩在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变得躁动了,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外面的斑斓世界。
      尼玛的拼了!此时此刻,她又终於明白了“为母则强”的含义。发狠地咬住凶兽的手背,调集全身力气用劲!再用劲!
      
      这——这就是乖猪为他孕育生产的继承人?!融合了他和乖猪共同血肉的孩子?!那头还没有他的一个拳头大,那身子还没有他的一条小臂长。摊在手掌上的血糊男婴是这麽的小,这麽的弱,长得又是这麽的丑,真的是他古格王穆赤赞布卓顿的孩子?!
      赞布卓顿捧着法王塞到他手中的血婴,有一瞬间的怔忡和匪夷所思。俄尔便回过神来,捉着血婴的两条腿,倒提起来,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拍。
      “哇──哇──”婴儿张嘴发出响亮的啼哭。
      他顺手将婴儿丢在卡垫上,及时从法王手里接过另一个才出生的婴儿,依旧是个满身血污的男婴,眉头不禁微微皱了皱。倒提双腿,拍打屁股直到婴儿啼哭,这一次不用法王吩咐,他已经流畅地完成了所有程序。
      
      “啊──”罗朱拼着最後的力气,大叫一声。第三个孩子在魔鬼法王的引导下从体内迅速滑出,肚子彻底轻松了,她彻底解脱了。
      “小猪,最後出生的是个女婴喔。”耳畔听到魔鬼法王温柔的笑语,接着是不逊於前两个男婴的响亮啼哭。她心里顿时生出无上的成就感。三个!她顺利生产了三个怀满九个月的孩子!
      “小猪真了不起。”白玛丹增笑着赞叹,绀青凤眼里的柔情宠溺满得几欲滴落,按摩罗朱肚腹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等到她的腿间又涌出一大股残余污血後,才终於歇手,松了一口长气,鬓角的短发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汗水全部打湿。他拾起堆在卡垫上的三个胎盘随手扔给了银猊,轻喝,“一边吃去。”
      
      银猊“嗷呜”一声,菊花尾摇得欢快至极,大嘴叼着从猪猡体内衍生的三个胎盘跑到了供桌下,万分享受地咬嚼起来。侯了这麽久,终於把美食等到了嘴里,吃完蕴含猪猡灵气的滋补胎盘後,要是它运气够好,还能吃到更美味更富有灵气的好东西。
      释迦闼修举袖轻轻擦拭罗朱苍白汗湿的脸颊,声音暗哑得几乎不能辨听:“小猪猡,你辛苦了。”从不知道女人生孩子会是如此的惨烈,直到一切结束,他仍然心有余悸。
      “姐姐是最厉害的女人。”多吉不甘落後地迎逢。提来一个热水桶,拧干棉帕,小心翼翼地擦拭起罗朱还在渗血的下体。
      
      是啊,她是最厉害的女人!罗朱露出一个虚弱自豪的笑容。任由丈夫们为她打理血汗交织的身体。神经松弛下来後,才觉得四肢百骸像是被重型卡车来回碾过。她想要看看孩子,可疲累像潮水般一波波地涌来。算了,三个孩子就等到她醒来後再看吧。
      
      噗通──噗通──噗通──
      正当她要放心地沈入睡梦中时,突然听到三声重物落水的声音。心头猛地一阵狂跳,警觉地张开眼睛。
      “什麽声音?”她也不知道自己打哪儿涌出的力气,竟一把抓紧了凶兽轻抚她脸颊的手腕。
      “没什麽,不过是孩子落水的声音。”赞布卓顿把沾满血迹的双手伸到一个木桶里洗濯干净,踱步过来,蹲下身,怜惜地亲了亲她的额头,“乖猪好好睡一觉,剩下的事都交给我们来处理。”
      “孩子落水?为什麽会落水?”罗朱惊诧地反问,看到四个丈夫都是一脸淡定的温柔呵疼,她突然不淡定了。挣扎着在释迦闼修怀里坐直身体,四下张望,“孩子,我的孩子呢?”没有侍女侍卫进来,为毛三个孩子一个都不见踪影?她焦急恐慌地看向禽兽王,
      
      “乖猪别慌,孩子都好好地呆在那三个水桶里。”赞布卓顿看她满脸的焦躁张惶,赶紧阐明三个孩子的目前所在地,“等过一会儿,我就把他们从水里捞起来。”顿了顿,又志得意满地笑道,“乖猪,你不是也想生一个聪明能干又强壮健康的孩子吗?经过这样严苛的筛选,三个孩子里最终活下来的那个一定是最出色的继位者。”孩子不在於多,而在於精,这个古老而有些残酷的筛选法子如今虽然很多博巴人都不怎麽用了,但他古格王穆赤?赞布卓顿的继位者绝对要是最强者才行。
      这Y的禽兽男人在说啥天方夜谭?罗朱呆滞的目光顺着禽兽王的手臂指向看去。银猊嘴角残留着血渍,正绕着卡垫边的三个木桶打转,猩红的三角吊眼里冒出垂涎的光芒。
      
      “淹死了的孩子呢?”她木木地问了一句。
      “獒是博巴人的守护神兽,甫一出生便死去的孩子只有将身躯献给神兽食用,才能顺利转世。”
      轰──
      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差点冲破血管,脑袋嗡嗡作响。禽兽尚且具有不可磨灭的父性,这杀千刀的死男人竟然连禽兽都不如!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嫁给这麽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她是有听说过某些剽悍的古代民族会把初生的孩子往水里丢,体质强的就好好养大,体质弱的就挖坑埋了。但,那三个孩子都是她历经千辛万苦才孕育生产下来的啊,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三坨肉啊!哪怕个个残废白痴,她也照样心疼。
      
      罗朱的手指甲凶狠地掐进释迦闼修的手腕皮肉里,怒不可遏地冲赞布卓顿狂声咆哮:“尼玛的给老子全部捞起来!死一个老子砍你全家!”
      狂怒的罗朱深深震撼了四个男人,相处这麽久,他们还从未见过猪猡如此霸气,五官如此狰狞的模样,连刚才她生产孩子时的扭曲都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
      “姐姐,你威胁错了。王兄的全家还包括了你和你生的三个孩子。”多吉呐呐开言,无意识地纠正。
      一口老血鲠在胸口,罗朱翻翻眼睛,过度虚弱的身体再也不能承受生命之刺激,身子一软,往无边的黑暗中坠落。
      
      “小猪猡!”
      “乖猪!”
      “姐姐!”
      “小猪!”
      恍惚间,她听到了四道不同音质的惊惶呼声同时响起。
      尼玛的有喊魂的时间,还不快点把三个孩子从水里捞起来,要不幸死了一个,老子真会想方设法地把你们四个大卸八块!
      罗朱咬牙切齿地陷入沈沈黑暗中,彻底失去了神智。
    作家的话:
    法王滴内视就等於现代滴彩超,亲亲们有木有这种感觉?继续恶趣味啊恶趣味。o(┘□└)o

    ☆、(15鲜币)番外十 时光?心思各异

      时光荏苒,转眼便是六年过去。
      古格国上至最高地位的古格王穆赤?赞布卓顿,下至荒野中打洞的老鼠,都知道莲度母王妃有一个谁也不能碰触的逆鳞──她的三个孩子。
      平常的莲度母王妃像一头温驯可爱的母鹿,然而一旦孩子出了什麽事,她转眼就能异变成发狂的母狮子,张牙舞爪地护犊子,连以英睿冷酷闻名於世的孩子的亲生父王都不惧怕,用言行充分诠释了“为母则强”的含义。这份勇气和胆识着实让古格王郁闷,让大臣贵族们佩服,让古格女人们称道。
      “小家夥们,休息娱乐的时间到了喔。”一阵清脆悦耳的银铃声响起,羊绒门帘被侍女恭敬掀开,罗朱捧着一个食盘走进夏宫中专为孩子们开辟出来的书房。
      
      正在专心学习的三个孩子中的两个男童立刻放下手里的书卷,扭动着肉嘟嘟的小圆屁股欢呼着朝罗朱连蹦带跳地奔过来。
      “阿妈,欢迎你。”一个男童抱住了她的左腿,冲她绽开纯净甜美的笑。
      “阿妈,欢迎你。”另一个男童抱住了她的右腿,也冲她绽开纯净甜美的笑,眼光随即移到她手里的食盘上,又补充了几个字,“我们正好饿了呢。”
      “好好,阿妈知道了。”罗朱脸上的笑更形温柔,拖着两个六岁大的男童,笨拙而吃力地迈动双腿,向书房中的矮桌挪去,继续问道,“觉贡和觉嘎有认真学习法王留下的书卷吗?”
      “觉贡最认真了。”
      “觉嘎也最认真了。”
      两个孩子抢着回道,像猴子抱树般用四肢牢牢地缠住罗朱的腿,很享受挂在人身上被挪移的游戏滋味。
      
      一步一顿,好不容易,罗朱才拖着觉贡和觉嘎走到长条矮桌前,刚将手里的食盘放在桌子上。两个孩子立刻放开她的腿,雀跃着扑向盘子里的肉松小点心。
      “贪吃鬼。”她笑斥一声,摸摸从她进来便自矮桌边站起身恭敬静立,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的女儿的头,柔声道,“仓木决,你也像阿兄一样认真学习了法王留下的书卷吗?”
      “我像阿兄一样认真学习了法王留下的书卷。”女童板着小脸,抬头直视罗朱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得清清楚楚,却冷漠得没有一丝起伏。
      罗朱暗暗叹口气,摸上她滑嫩嫩的小脸,弯下腰,笑着戏言:“又板着小脸,怎麽?你不高兴在休息时间看到阿妈吗?”
      
      “没有。”女童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睛里也没有一丝波澜,认认真真道,“我很高兴在休息时间看到阿妈。”
      女儿,你那冰块白板脸木有说服力啊!罗朱继续无奈地叹气,又道:“那你是不喜欢吃多吉阿爸专门为你们烘烤的肉松小点心?”
      “没有。”女童的小脸依旧板得像块冰,再次认认真真道,“我喜欢吃多吉阿爸专门为我们烘烤的肉松小点心。”
      吼──吼──
      那种和复读机说话,而不是和女儿说话的诡异抓狂感又出来了!罗朱闭闭眼,深吸一口气,拉着女儿的小手坐在卡垫上,从食盘里拈起一块小点心放到女儿的小手中,牵起唇角笑道:“喜欢就赶紧吃,否则会被你的两个阿兄抢光的。”
      
      女童低头看看手里的小点心,又抬眼看看围着食盘正抢得不亦乐乎,满嘴都是点心渣滓的两个阿兄,面无表情地将点心递到唇边,小口小口,优雅无比地吃着。
      看到与禽兽王冷酷尊贵的气质如出一辙,眼神却淡漠呆滞的女儿,再顺着女儿的目光看到两个吃得眉开眼笑,毫无形象气质的儿子,罗朱心里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止不住地哀叹:作孽啊作孽!
      穆赤?伦嘉觉贡和穆赤?聂衮觉嘎是她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两个儿子都继承了禽兽王异於常人的好体质,模样与他十成十相似,不过怪异的是儿子们的性子却随了多吉,都很喜欢笑。每每笑起时,他们的两双暗褐鹰眸便与禽兽王即使大笑也不怎麽变形的暗褐鹰眸迥然不同,会弯成细细的月牙,使笑容看起来和多吉的笑一样纯真明媚,暖融心扉。那两张嘴巴虽然甜如蜜糖,但深藏的心比虎头蜂的毒针,眼镜蛇的毒牙还毒,常常在笑眯眯的时候冷不丁地刺你个毒发身亡。王家的孩子哪怕小,哪怕生活在一个温馨的家庭中,其必须学习的东西都会让他很快失掉儿童的纯真。因此,她在唏嘘遗憾的同时也能理解并不介意两个儿子的口蜜腹剑,表里不一。
      
      俩儿子至少面子上看起来活泼又可爱,天真又无邪,与正常的孩子没什麽两样,尚能颇让她这个当妈的欣慰,可女儿就不行了。
      四个丈夫六年前陪产後,一致决定不再让她承受生产之苦,於是共同商议将最後出生的小女儿定名为穆赤?仓木决。“仓木决”也就是“不再要孩子”的意思。女儿同样继承了禽兽王的好体质,五官与她有八分相似,只嘴巴随了禽兽王,丰润又棱角分明。不过那通身气质却像了禽兽王十分,冷酷的性子也像了七分,另外三分谁也不像。女儿从出生起就不爱笑,时常都摆着张没有啥表情的面瘫脸,乌溜溜的大眼睛淡漠冰寒又呆滞木然,小小年纪便让人看不出心思。对所有人,包括她这个亲妈在内都秉持着不热情不主动的相处态度,冷冷淡淡的和冰差不了多少,一点也没有正常女童该有的活泼天真,更别说看到她撒娇了。因而时常让她这个当妈的感到沮丧,感到挫败,感到无奈。
      
      尼玛的都怪禽兽王当年把亲亲女儿的正常脑细胞和感情神经给淹坏了!今晚一定要狠狠咬他几口给女儿讨个公道,顺道出气才行!罗朱腮帮发痒地磨了磨牙,黑曜石眼眸里射出一缕凶光。
      在她专注於内心的筹划时,没注意到两个埋头苦吃小点心的儿子抬起头飞快地睃了她和女儿一眼,然後心照不宣地眨了眨眼。很好,他们的阿妈流露杀气了,阿爸今晚多半又是在劫难逃。不知道这一次阿妈的牙口是咬在阿爸的脖子上呢,还是咬在阿爸的胸膛乳珠上,或是——咳咳,邪恶地咬在阿爸的阳物上?
      
      不要以为他们出生时没有记忆,就肆无忌惮地把他们往水里泡;也不要以为他们年幼无知,就蛮横霸道地和他们抢食阿妈的乳汁。哼哼哼哼,阿爸,中原汉人有句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法王和烈队正保密不说,侍女侍卫和大臣们不敢提,但还有一个专门扯你後腿的多吉阿爸在啊。
      阿妹是天生的怪异冷淡性子,可怜的阿妈与她相处了六年都不愿正视自己生了块冰的现实,迁怒地把阿妹的怪异冷淡全算在了阿爸当年干下的蠢事上。他们自然要充分利用这一点,借用阿妈的牙口好好报复阿爸当年的虐待。嘿嘿,只要他们在阿妈面前表现得越可爱越灵慧,就越能衬托出阿妹的呆板和冷漠,也越能勾起阿妈对阿爸的陈年怨恨。嗯嗯,他们期待着今晚听到隔壁传来阿爸痛苦的闷哼和向阿妈陪小心的认错讨饶。
      
      两个心里乐开花的阿兄完全没留意到静静吃着点心的阿妹微微抬起浓密卷翘的眼睫,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一抹不屑从冰漠的黑眼珠里转瞬即逝。
      阿爸悄悄对她说过,当年为了筛选出最强的继承者,把他们三个全泡在了水里。最後迫於阿妈的威胁捞起他们时,只有她没呛喝一口水,精神气也是三个婴儿中最足最好的。阿爸还说,不管过去多少年,他都不在乎继位者是儿子还是女儿,只在乎继位者是不是最强的,因为他要交给继位者的是统一了整个雪域高原的强大古格国。
      
      哼哼,她只是天生冷淡,不爱扯动脸皮而已,又不是笨蛋,怎麽会不清楚两个阿兄借由自己和阿妈报复阿爸的想法,不过是懒得戳穿他们。对古格王位她势在必得,笨蛋阿兄最好像多吉阿爸一样没有继位夺权的野心,不然她一点也不介意让他们早早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参佛。
      小点心很好吃,不如请多吉阿爸再做一盘,让乾罗纳和坤罗达也尝尝。这两个大了她八岁的贴身护卫,今年才十四岁,就已经出落得雄姿勃发,俊美绝伦,成为古格国众多少女倾慕的对象。嗯,她需不需要问法王讨点虫子,种在他们体内,强迫他们为自己守身呢?法王说了,修持密宗的男人的童元阳精是最滋补女人身体的,与其便宜别的女人,还不如便宜自己。
      守在夏宫殿门外的烈?乾罗纳和烈?坤罗达突地齐齐打了个哆嗦,浑身汗毛莫名其妙地竖了起来。

    回复:

    将自己引以为傲的两个儿子送人了,“若你生出个...她目前正处於再而衰,三而竭的状态好不好?当生...那种和复读机说话,而不是和女儿说话的诡异抓狂感又...

    上一篇:重庆发际线 种植 下一篇:能推荐一个执行欧洲环保标准的壁纸品牌吗?需要购买壁纸呢。

    返回主页:朝阳汽车网

    本文网址:http://0421car.cn/view-208773-1.html
      信息删除